天一图库

 当前位置:主页 > 窗帘新闻 >

消费者在购物过程中几乎感受不到太多的优质体验

时间:2018-11-20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尽管无人货架看起来有诸多个足以支撑该模式成立的原因,但真正让其火爆起来的幕后推手还是资本。去年一年时间里,像IDG资本、真格基金、经纬创投、GGV纪源资本、云启资本、英诺天使、元璟资本、蓝湖资本、贵阳创投等资方纷纷下注,甚至蓝驰创投从见面到最后投资果小美,只花了一周半时间;同时也不乏猩便利、小e微店等项目单笔融资就已过亿。
 
  运营和供应链缺席是致命一击
 
  从过去不少案例可以总结出,有些公司和有些行业是被资本“撑死的”,无人货架也不例外。在资本的追捧下急速膨胀,不少企业只顾着扩张市场规模,忽略了自身的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。可是,逐利的资本要看到实实在在的数据,只有单纯的网点数是不够的。在盲目的扩张中,不少企业的运营成本远远超出了实际能力,最终只能导致行业加速衰落。这也是行业由盛转衰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。
 
  倘若抛开资本因素,无人货架模式本身也有一些不可回避的弊端。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付一夫指出,首先,无人货架有不可控的高货损率。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督,基于无人货架的消费可以说全凭自觉。据公开信息显示,无人货架的货损率普遍在10%以上,有些甚至高达60%,参与恶意逃单和“窃取”的不仅有消费者,还包括配送员。过低的犯错与违法成本,让无人货架无时无刻不在同人性对抗。
 
  此外,无人货架的消费体验并不好。从消费者的角度看,无人货架受特定空间容量的限制,可拓展的SKU有限,商品质量也难有保障,再加上商品更新不够及时,无法在同一时间点上为消费者提供完整的商品选择,仅仅局限在吃喝等小件商品上。而在“无人”的状态下,消费者在购物过程中几乎感受不到太多的优质体验。
 
  再者,无人货架最终考验的是运营和供应链。表面上看起来门槛很低,但要把这两者运营起来却是个难题。无人货架在这方面的问题在于,一来,仓储网络跟不上飞速的扩张;二来,仓库之外仍要面对其他高成本。其中一个成本就是点位费,据了解,自从无人货架火爆以后,点位费从500元涨到了5000元。第三方机构Trustdata今年8月发布的数据显示,全国目前无人货架总点位数量在30万左右,未来点位竞争将逐步从非公共场所向公共场所拓展,大型企业的优质点位增多,覆盖50人以下的货架点位占比较去年(70%)已明显减少到约25%。这意味着点位的铺设正越来越以效率为考量前提。在付一夫看来,无人货架的衰落,最重要的问题便出在这里。据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披露,10月30日深圳小闪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小闪科技”)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,公司债权人须在12月20日前向小闪科技相关管理人员申报债权。这是今年以来有公开报道的第五家出事的无人货架创业企业。
 
  在不少人的印象中,无人货架在2017年曾经受到资本的疯狂追捧,简直就是“红得发紫”。甚至创下了超50个玩家入局、吸金超30亿的资本神话。但为何仅在一年间,无人货架就从春天走向了冬天?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无人货架的挫败有哪些教训值得反思?
 
  无人货架相继倒闭
 
  公开资料显示,小闪科技成立于2016年7月,前身是同城快送平台“闪发车”,曾获得赛马资本1000万人民币Pre-A轮融资。小闪科技主要业务包括“小闪+无人零食铺”、“小闪即刻”及原有快送服务,其中,“小闪+无人零食铺”即是办公室无人货架。据了解,小闪科技的CEO林孝毅曾在阿里支付宝任职,在货运版滴滴难以为继后,他决定将公司转型为无人货架。
 
  据小闪科技当时的披露,项目从2017年7月18日上线之后,已在深圳布局近500个零售货架。去年11月初,小闪科技宣布获得2000万元投资,新一轮总额数千万元的融资亦接近完成,但投资方并未披露。然而,如今小闪科技却走下了神坛。
 
  事实上,从今年年初至今,“无人货架”似乎不再被热衷提及。“我们不是单纯的做无人货架的”、“我们今年不看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了。”在提到“无人货架”时,有创业者和投资人都这样回复记者。记者走访一些写字楼和电影院也发现,无人货架几乎无人问津,这跟一年前的一片火热形成了冰火两重天的强烈对比。
 
  2017年开始,无人货架乘着新零售的东风迅速走红,资本的疯狂涌入使得无人货架创业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据《2017年无人货架行业白皮书》统计,截至2017年底,数十家无人货架创业企业的累计融资额超过30亿元。
 
  进入2008年后,无人货架开始陷入一波倒闭潮中。先是今年年初成都的无人货架企业 “GOGO小超”被曝停运,猩便利、果小美、七只考拉等头部玩家也多次传出大规模裁员、融资失败、离城撤店的负面消息。从今年6月开始,已再无无人货架的融资消息传出,最后一次融资定格在6月份的猩便利成功站队阿里,获蚂蚁金服战略投资,其他老股东悉数跟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