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一图库

 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过程中经历的东西都值得被记忆

时间:2019-01-11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与之相对,罗永浩并没有能对“脱口秀”脱敏,锤子创办六年他一共开了12场发布会,也一度被看作是发布会驱动型公司。但在《燃点》中,罗永浩却谈到,他创业中最大的不快乐其实是来自于演讲,融资困难带来的不快都不及于此,“我不愿意当众演讲,这是我创业当中最烦的一件事,早晨起来拉开窗帘,本来想呼吸新鲜空气,但一看到场馆就觉得是死缓。”
 
  戴威的创业之路也缘起于对自行车的热爱,他觉得自己好像天生就会骑自行车,共享单车是他第六个关于自行车的创业方向,前面5次都倒下了,公司一度濒临破产。
 
  与罗永浩的一路坎坷不同,戴威是一个从高处跌落的故事,他创办的ofo曾有过高光时刻,一度为共享单车这个细分行业的龙头,“产能第一,订单第一,用户量第一。”
 
  在《燃点》中,戴威有一个镜头,在吃盒饭的间隙,他抬头看了看窗外说道,“我现在在办公室能看到校园,这是不忘初心。我们从学校走出来,服务从城市拓展到全球,每年我都非常激动,因为有更多人开始骑车。”
 
  如今ofo深陷押金难退、融资难寻等漩涡,戴威依然说“要跪着活下去”。他认为任何事情都会过去,只要想去的远方足够远,往前走就是接近,就是成功,“我更看重ofo及它背后所代表的精神的延续。”
 
  相较之下,连续创业者安传东的“终点”更为实际,“一开始我想做一家上市公司,现在的梦想是做一家公司卖给BAT。”受到质疑的还有已经小有成绩的马薇薇和papi酱,张颖称,他知道,大多数有文艺底蕴的人创业,都会遇到无形的天花板,有可能是自己的认识不够全面,或者过于懒散等,都会死在路上。
 
  papi酱在刚开始做MCN机构时相对比较封闭,来公司开会也不像现在开得这么勤,因为她觉得自己做内容和跟对别人阐述怎么做内容是两码事,“我会逼着自己多去和别人交流,创业很多事情都是被逼的,真的要有人骂一骂你,打一打你,你才能逼着自己往前走。”
 
  创业者时常在极度自信和极度自卑之间徘徊,安传东说,有一个阶段你会坚信自己什么都可以干成,然后另外一个阶段你会发现自己一无是处。
 
  傅盛则举了马化腾的例子,“腾讯的人和我说,马化腾也经常是在极度自信和自卑当中来回跳跃,第一次听觉得怎么会呢,后来才慢慢地理解。”
 
  也有些片段是温暖的。罗永浩谈及和老婆住在一起时,一个星期也就一两顿饭能一起吃,但他无论做什么老婆都支持;安传东发不出工资时家里拿出十万块补贴;戴威深陷危机时,张颖坚定地支持:“戴威连30岁都不到,却已经熬过去好几个坎。今天无论他要干什么,只要他的逻辑是对的,哪怕损伤一点利益我们也会支持。”
 
  时间拨到2017年11月,锤子手机M系列发布会上,罗永浩在成都万人场馆的鼎沸人声中说道,那些唱衰锤子科技的评论者,还是给出了一些悲伤中令人感到温暖的评价,比如可能迈过了及格线,可能要毕业了,可能一时半会死不了了。
 
  “我预感我们会越走越顺,会卖疯了,如果我们卖过了几百几千万台,你要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,”罗永浩说道。
 
  现在安传东又站在了创业的起跑线上,做浸润式中小学古诗文阅读软件——席读。他称,之所以选择这条赛道,是因为经济越不好,教育越吃香,“这次真的想清楚了。”
 
  在那次失败的创业经历中,安传东的投资人王笑林说,其实一开始投的并不是这个项目,已经换了一次赛道,“我认为他这次选对了,如果还跑不下去的话那就是人的问题。”现在这位投资人已经成了安传东的合伙人。戴威在办公室吃盒饭的间隙,抬头看了看窗外说道,“办公室就能看到校园,这是不忘初心。”他意气风发地说要让小黄车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这一幕来自2017年,共享经济正在潮头。那时的他,没有想到ofo的冬天来得这么快。
 
  这是首部创业纪录片《燃点》中的剧情,镜头刻画的十四位创业者生死拼搏的故事,也是中国正在发生的创业史。电影将于今日(1月11日)上映。
 
  罗永浩、戴威、张颖、papi酱、傅盛、安传东、金星、马薇薇、徐小平、唐岩、许单单、孙海涛、孟雷、潘飞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。他们中有知名投资人,有把公司送上市的成功创业者,有曾站在风口后又衰落的明星创业者,也有连续失败又不断重来的草根创业者,他们一起组成了这个有血有肉的创业时代。
 
  “回过头看片子,我有一些沧海桑田的感觉,创业真的不容易”,记录了14位创业者沉浮的导演关琇说,无论失败与成功,过程中经历的东西都值得被记忆。
 
  水滴筹CEO沈鹏在观影后称,电影很写实,记录的很多日常场景都似曾相识,其中最让他有感触的是安传东,“他才是中国大部分创业者的画像,他在出租车上和同事计算如何省电,还有团队之间因为业务而直白地争吵这些场景,在水滴筹创业的过程中都曾一一发生过。”
 
  张颖曾说,创业路上堆满白骨,想活下来不容易,做大做强更难。
 
  车和家创始人李想回忆,他第一次创业时怎么犯错都没事,也没有什么竞争对手,招一个人就一千多块钱。今天的创业者难度高了几十倍,尤其从2019年开始,所有的创业者都要准备好一场战争,要么成功,要么死,也没有太多冲出去的机会。这比20年前残酷太多倍了。
 
  但如果你要问前路在何方,《燃点》影片开头有一句话或许是答案:这是我的路,你的呢?我回答那些问我“路”的人,因为每个人都该去选择自己的路。
 
  创业通常起于一个微小的执念,征途是星辰与大海,终点是未知与无限。
 
  罗永浩说,他看见很多人创业是为了赚钱,而他却是因为强烈的幸福感。据唐岩回忆,罗永浩之前的创业项目是淘人网,是别人找的他,他当时最想做的其实是手机,无奈手里没钱,不过还是“一聊到手机就唾沫横飞。”
 
  张颖用一句话印证了罗永浩这种原生动力的强烈,罗永浩借钱、卖房子、做陌陌直播,每一分钱到手,眼睛都不眨就投在公司里,“我对这种人的态度是,我做不到、你做到了,就是牛逼。”